祖孙三代的“木匠情缘”

他的父亲、祖父也曾是木工里的佼佼者——。至今精心保存着。他的父亲、祖父也曾是木工里的佼佼者——
至今精心保存着。  祖父不许可他碰这些比较锋利的工具怕伤到手。  没想到傅泽勋中专结业后放弃了找机电专业对口工作的机会选择做一名木匠。

        傅林坤开心地告诉记者:“我家三代祖传做木匠一代比一代好一代胜似一代我非常欣慰。”
虽然三代同行但是时代却大不相同了。不同于傅泽勋现在用数字化的设备加工产品在傅林坤那个时代木匠是一门很吃香的手艺小到爬爬凳、水桶、脚盆大到用于婚嫁的椅子、八仙桌、床生活里少不得木工活儿傅林坤也是十里八乡很受接待的木匠。    那时候木工活儿全靠木匠锯、刨、划线“挺繁重的也要动脑筋不然活儿做不漂亮。

        ”他回忆说。
谈起最拿手的手工活儿——十三料的八仙桌75岁的傅林坤兴致盎然他花13天功夫就能精打细磨出一张管用几十年。而同样的活计一般的工匠得花15至18天。靠着精湛的手艺活儿傅林坤养活了一家老小他暗地里希望儿子能够多读书学一门不用靠苦工吃饭的手艺然而架不住傅泽勋的父亲——傅小林从小对木匠手艺的执着。    有一次傅小林逃学回家用父亲做木工的边角料做了一个刨子放在家里的饭桌上。

        “父亲回来后看到了问母亲这是谁做的?母亲说谎说是我捡回来的原由怕父亲批评我‘不务正业’。没想到父亲说这是哪个木匠做的?不错咧!是块做木匠的‘好料子’!”记忆里的第一件作品和父亲的第一声肯定同时烙印在傅小林的脑海里。
自此傅林坤算是默认了儿子对木匠手艺的爱好傅小林和师兄弟一起在农村接木工活儿。    八九十年代师徒之间的规矩极严刚入行的傅小林有时候会被学艺时间长的同门捉弄然而这“捉弄”一次次指鸡骂犬了善意的鞭策作用。

            学徒一年的时候师兄弟给傅小林出了一道难题:加工一张小椅子。这对于刚入门的傅小林来说无疑是一种刁难但是他默默接下了这道挑战。傅小林花了一晚上的时间测量、观摩父亲的样品“第二天去做小椅子做得很好异国一点儿误差。我就喜欢占领难题越是有困难的事情我越是喜欢。”傅小林说。不同于做了一辈子木匠手艺的父亲傅小林做了几年木匠后到南通、苏州等地闯荡以木工手艺为基础组建工程队搞装修目前生意做得很是红火。

            
“祖父手艺很强壮很注重‘老规矩’;父亲爱琢磨性格比较智慧。在他们的熏陶下我也对木工手艺产生了兴趣。”傅泽勋介绍18岁进入我县的家具企业——亚振家居后一起初被分配到装配车间负责木工部件组装。但是他不满足于做一个装配工人于是向人事部门申请经过测试和考核进入样品定制车间学徒。刚出校门从没干过重活儿的傅泽勋在这里开启了努力成为一名优秀木匠的道路。

            “做传统的小板凳一起初一天只能做一张后来逐步地半天就能做一张了。就像达芬奇画鸡蛋一样首先要掌握好锯、刨、凿这些基本功。每当做出一个作品来我就越发地对木工感兴趣。”
当时亚振木工厂里20岁出头的年轻人不超过5个勤快好学又极具悟性的傅泽勋很受老师傅们的待见。在家里则有祖父和父亲的点拨傅泽勋很快步入正轨并且原由拥有数字化识图能力更能够将传统工艺和现代化生产技术融会贯通。

            2016年傅泽勋原由年纪轻、操作能力强、具备相当的软件技能被企业推选参加技能界的“奥林匹克”——世界技能大赛在准备时间只有一天的情况下获得省赛第一名的好成绩顺利晋级全国选拔赛。

            2017年傅泽勋作为技能型人才代表参加了江苏省首届乡土人才传统技艺技能大赛让大家在传统手艺的复兴过程中看到了年轻人的身影。

            今年6月傅泽勋作为优秀青年代表参加了共青团第十八次全国代表大会。“我很开心能够继承祖辈、父辈的手艺在团代会上也提到希望成就技能人才传承‘工匠精神’就是用心对待每一根木料用心完成每一件作品把木工这门手艺在我们这一代手里继续传下去。”傅泽勋坚定地说。(全媒体记者 李旭琴 高峰)
(责任编辑 郭凌慧)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