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三届”沙晓林的创业三步曲

编者按 敬请关注。    。年轻时的沙晓林。1999年强生集团总部迁入上海国际贸易中心。编者按 敬请关注。    

年轻时的沙晓林

1999年强生集团总部迁入上海国际贸易中心。

            图为沙晓林在当时的新办公室
40年改革开放对于不甘平庸、勇于进取的人来说是一个不断搏击、改写人生的过程。

            在如东就有一位时代的弄潮者在改革开放的浪潮中书写了创业传奇。他就是强生集团董事长沙晓林。
位于上海市繁华区域的国际贸易中心是上海第一栋中外合资写字楼大楼的第18层就是强生集团驻上海办事处。近日记者前去采访时董事长沙晓林正与如东工厂的管理人员召开两地视频会议。
沙晓林告诉记者强生早在二十年前就在上海设立了办事处。      上海是前哨目前设有出口部、石墨烯研发部、石墨烯功能纤维销售部等部门而如东是后方首要建有安防手套、光电及石墨烯工厂。

      利用现代通讯手段连通两地长途办公已是这位古稀老人近十年来的工作日常。
沙晓林是个“老三届”上世纪七、八十年代他插队做过农民当过工人一度当上了如东县原饮泉乡副乡长。后来因作为上海知青的妻子回城沙晓林调入央企华能技术开发公司上海分公司工作担任副处级干部。      守着一份铁饭碗、过着令人羡慕的都市生活但沙晓林却自在不起来。1992年邓小平南巡讲话拨动了沙晓林的心。

            第二年沙晓林果断放弃铁饭碗拿出全部积蓄收购华能公司濒临破产的下属企业上海强生轻工制品厂成为上海私人资金购买国有企业第一人这件事也成为当年上海滩轰动一时的新闻。“一方面看到国家改革开放的政策为了过上好日子;另一方面从个人来讲我要做点事。一个人一生是短促的铁饭碗虽好但不适合我性格。

            ”沙晓林说。
下海第一年企业就获得利润两百多万元。虽然盘活了这家小厂、取得了效益但都市工业的种种制约也接踵而至。深思熟虑之下沙晓林决定回乡发展。1995年沙晓林将工厂迁回如东最先大规模低成本扩张通过并购、参购、租赁等模式先后盘活了如东、如皋等地12家倒闭或濒临倒闭的国有、集体、乡镇企业的闲置资产一批下岗职工在强生得以实现再就业。

            巅峰时期强生员工超过六千人。沙晓林说:“那个时候就业很困难强生接管了这些企业后企业起死回生工人也重新回到了岗位。在当时国家大政策大气候下我们盘活企业也是做了一些替政府分忧的事情。”

2008年沙晓林进入花甲之年。

            坐拥“手套王国”本可以退休安享晚年但他却把视线投向光电产业。然而原因选择的薄膜电池竞争力不够投资的5亿元几乎全部“付了学费”。这个时候国家推广的金太阳项目为他挽回了局面。强生集团承接了国家金太阳项目得到国家的资金补助使光电项目渡过难关走向平稳。“改革开放异国一帆风顺遇到挫折不应灰心而是要采取积极措施应对。      ”沙晓林深有感触地说。

      
在强生集团上海研发部沙晓林向记者显现了一件黑色羊毛衫。这件看上去普通的羊毛衫是用石墨烯纤维织成具有抗菌抗螨虫等多种功能。强生集团于2009年进军石墨烯新材料产业2016年在如东经济开发区设立了石墨烯原料生产工厂并注册了“凯瑞纳”品牌。
沙晓林告诉记者初试研究时1克石墨烯成本为500元人民币现在企业自己研发出最好的石墨烯1克石墨烯的成本仅有1元人民币。

            “只有原材料价格得到控制才能为今后大规模应用创造条件。”目前强生石墨烯产能已达到100吨产品研发领域涵盖了净化过滤、特种纤维和高端纺织、高端安全防护、润滑油、农业及健康生活等范围一批产品开发趋于成熟陆续投入产业化和市场销售。“石墨烯纤维一旦形成规模市场前景不可限量。我们希望通过五到十年的努力把企业做成石墨烯行业世界性的、有实力的公司。

            ”沙晓林信心满满。
从掘到两百万元的第一桶金到如今实现年利税超亿元20多年来强生公司多次跨行业转型发展的内生动力不断提升形成了安防、光电、石墨烯三大产业成为如东私营企业中少见的常青树。历久弥坚对于国家改革开放之路和未来的强生事业沙晓林仍有着广大的期待:“强生的发展和国家改革开放的脉搏紧密相连一荣俱荣一损俱损坚持改革开放必须坚定不移。

            ”(全媒体记者 佘庆华 张仁斌)
(责任编辑 郭凌慧)

Tags: